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王锡锌教授食品安全犯罪者可判死刑体现政策严3

2018-08-13 14:57:25

王锡锌教授:食品安全犯罪者可判死刑体现政策严(3)

(采访)

冯玉军:

由于我们过去的食品安全法律体系没有系统,没有系统化,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衔接和终止,导致很多轻判、漏判以及难判的问题,从行政和刑事来看。

当然,大家就知道行政像三鹿集团让它整顿,然后像有关的一些当地领导人被撤职。但是还有更多的一些,或者说是还有更多的一些行政机关,比如说给他们颁发了ISO9000的体系,颁发了相关的质监合格证书的那些机关,并没有得到所谓的惩戒,或者哪怕是批评,都没有。

解说:

今天,四个部门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对于那些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累犯、惯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以及销售金额巨大的犯罪分子,要坚决依法严惩,罪当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而且通知还特别强调,要加大财产型的适用,彻底剥夺犯罪分子非法获利和再次犯罪的资本,要从严控制对危害食品安全犯罪分子适用缓刑和免予刑事处罚。

亚硝酸钠、山梨酸甲、甘油脂肪酸酯、漂白剂、着色剂、甜味剂、防腐剂、香精、香料,食品的包装越来越精美,颜色越来越诱人,味道也不错,但是危险也在增加。

近年来苏丹红、甲醛啤酒、瘦肉精、孔雀石绿、吊白块、三聚氰氨、苯并芘、重金属,食品工业华生产依赖的是科技,而越来越多的食品危险也正来自于科技。危险越来越多,查处越来越难,因此对监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有评论指出,自1995年以来,日本已先后对食品卫生法进行了10多次修改,可见制度跟进的频繁,而我们面临的情况同样如此,所以在今天的通知中,针对职务犯罪的规定,也自然会引发舆论的关注。

(采访)

冯玉军:

比如说三鹿,三鹿的三聚氰氨其实当地的行政主管,当地的地方政府的领导人,好多人都是知道的,其实是起到一个间接的包庇纵容,只是利字当头,利令智昏。所以说像这些人,你说该怎么办?他并不是三鹿的人,他没有直接造成老百姓的危害,但他包庇纵容了,那其实对这些人依法严惩这种职务犯罪,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解说:

此外,近在全国人大分组审议《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时,有代表提出,目前的修正案没有涉及食品安全问题,建议修改。其中王陇德委员说:刑法有关条款和新颁布的食品安全法不一致,刑法犯罪主体只涉及生产、销售人员、造成对储藏有毒、有害食品等严重违法人员处理时

,没有刑法依据;另外,刑法关于食品安全立案标准太高,而且难以认定。

刑法规定,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的犯罪行为才处理,但是销售金额在实践中却很难确定。因为有些违法行为在生产环节就查获了有一些小作坊、小企业账目一塌糊涂,根本无法查销售金额。

再有,量刑幅度过于宽泛,而且处罚方式多是单处罚金,而不作刑事处罚。

与此同时,就在一个月前中国食品安全法制研究科研机构正式成立,参与者中包括全国人大法、检,以及所有涉及食品安全监管环节的高级官员,和大量相关领域的学者。而他们将研究的领域则包括和食品安全有关的《宪法》、《行政法》、《刑法》、《民商法》、《经济法》等多了领域,目的就是要为建设食品安全法制提供理论和制度支持。

显然,从《食品安全法》到眼下的通知,再到正在进行的刑法大修改,还有执法部门之间的合作,中国的食品安全制度跟进也需要提速。

主持人:

王教授,这个通知里面专门提到职务犯罪,说对职务犯罪的危害食品安全领域,不得使用缓刑或者免刑,为什么要这样?

王锡锌:

因为正如冯教授刚才讲到,这次专门把危害食品安全相关的职务犯罪单独拎出来,我觉得恐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过去已经有前车之鉴。在很多的个案中,一方面是流水线上,可能是假冒伪劣,不安全的食品出来,但是背后可能是有人要么是包庇纵容,要么甚至是在支撑他们,所以不把后台这一块儿加大政策的力度、惩治的力度,那么前面的人,他肯定是有恃无恐。所以这个我觉得首先是面向了一个目标,后面。第二,这些人如果要严惩的话,那么我们看到,这种职务犯罪,因为我们有些时候可能是要对他追究些,但追究要么就是判的刑比较轻,再来一个,如果是三年以下,有些刑可能又来一个适用缓刑,这样的话名义上好像是惩治了,但实际上很难起到震慑作用。

主持人:

我们举个例子,就如果未来再发生三聚氰氨这样的事件的话,它生产的所在地的这些相关负责人,会受到通知的什么样的影响和处理呢?

王锡锌:

我觉得首先是他必须要跟这种危害食品安全犯罪是有关联的,比如说你明知道生产企业、销售企业有这样一种危害食品安全的行为,但是包庇纵容了,那这就是渎职,渎职有的时候根据情形,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做犯罪的行为,可能过往的处理就是比较不是那么严格的。现在如果不适用缓刑,这就首先就打断了你退路了,所以这一块儿我觉得它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一个是将来定罪认定肯定会更加严格,另外,刑法的适用也会相对地严格。

主持人:

王教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知道公检法司这一回是下大力度要做这件事了。但是食品安全领域的犯罪只是他们工作大盘子里面的一部分,他们还会有很多的精力、人力、物力去处理其它的事情。除了这样去打击之外,其它的还可以做些什么?

王锡锌:

我觉得正是如此,因为我们的公检法司,司法机关和部门,他们的确有非常复杂的任务。因此其实在考虑到打击某一个领域犯罪的时候,也必然到这种司法的资源,因为资源是有限的,人力、物力、财力是有限的。因此一方面我们强调,通过这一块儿要硬起来,要让这个公检法司联动,通过各种动员的方式,要硬起来。但是仅仅靠公检法司这种公权部门的联动,尽管重要,但却远远是不够的。

举个例子来说,这些部门要想获得信息,犯罪的信息,他可能需要有更多的渠道,消费者、民众可能是重要的渠道来源。又比如说,当司法部门通过公权来联动的时候,其实另外一部分,消费者、民众,他们是能够直接地面向整个食品的生产、销售等环节的。因此在民事诉讼,特别是食品安全这种侵权诉讼这一块儿,如果能够更多地强调民事诉讼、民事救济,我想这样才能够是公权和私权都是两手同时硬起来,这可以更好地使我们食品安全的系数大大提高。

主持人:

这是公权去打击,这是一,不能挂一漏万,万应该由普通老百姓应用民事诉讼这种方式……

王锡锌:

而且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你只是注重公权的这种打击……

广州全铝衣柜直销
拆迁赔偿
大抓力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