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洞房里的绿色鬼火

2018-09-15 10:17:04

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二伯亲口告诉我的。

二伯今年81岁了,身体硬朗,耳聪目明,现在还能下地干些轻点的农活。

二伯幼年的时候,家里人全部被土匪胡彪给迫害了。当共产党过来的时候,二伯控诉胡彪杀人奸淫的罪行,胡彪的一家子全被镇压了。把胡彪镇压了以后,二伯就觉得共产党是天大的恩人,不满二十就参了军,由于骁勇善战,二十二岁就当上了排长。他所在的队伍参加了抗美援朝,到达鸭绿江的时候,不知哪里来一个黑枪,把二伯的腿上咬了一口,二伯没能上抗美援朝的前线。

二伯爱讲这段经历,不过,讲到这里,总是忍不住的牢骚,“日他老娘,老子要是到战场上(朝鲜的)溜达一圈,现在早是国家人了,还种着吊地干嘛!”显然感觉到怀才不遇。二伯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缰绳,那些早年的传奇就像脱缰野马,狂奔不止。

“龟儿子们晓得嘛,我怕的不是那些枪炮子儿,那东西听阎王爷的话,是早定好的,阳寿不到,咋着也要不了命,要命的是刚结婚那阵字,就是你二母来的那晚,真是吓坏老子了,现在我夜里还不安稳,不晓得啥子时辰还要来!”二伯说道这里,脸色都发青了,二母在一边嗔怒到,“死老头子,别吓着娃子们,他们朗格晓得个啥!”

“你这个瞎婆娘,我是要他们防备鬼灾呢,现在的娃娃,懂个啥?”二伯白了二母一眼,并不理会,脸色更加的惨白。

“那会,我刚才部队回来,你婶子那边催着办事,”

谁催你了,不是你眼巴巴的要老娘过来!”二母的老脸刷的红了,在一旁又接了茬。

“不接话能憋死你啊!”二伯瞪了二母一眼,二母翻翻白眼,出去了。

“那天我上,全庄子的人都在家里闹洞房,那个闹的凶哦!现在的娃娃都不时兴这个了,那时候,又是搂,又是抱,比土匪还土匪,真是没办法!要是土匪,我还能给他们一梭子,这些闹房的后生,怎么占你二母的便宜都没法子,我还得给他们弄好东西吃,这些龟儿子!”二伯说这些的时候,惨白的脸上有了微微的红晕,八成后生们下流的不成体统。

“人都散了以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我真是困啊,眼睛都不想睁开,你二母被邻家的嫂子接走了,那些后生疯的那样厉害,谁招架的住!”

“那个晚上,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不是很亮,红红的,照在地上,像涂了一地的血。我困的不行,决定把你二母接回来,明天还有很多的事呢!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油灯忽的灭了,屋里一片的漆黑。我纳闷,屋里没有风,灯怎么灭了呢?月亮的红光从窗户上照进屋里,还不是很暗,我决定把灯点着,拿个利事(也就是红包,新娘子到谁家,再接回来,别人都要讨红包的,吉利),我慢慢的向床上摸去,床单下有红包,我记得很清楚!”

“我摸到床边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几乎是一刹那,一个黑影蓦地站了起来!”

“谁!”

我想肯定是哪个王八羔子等着看我们的好戏吧,这种孬事不是他们没有干过,村里一个女孩子就是因为他们听了洞房里的羞事而上吊的。“

“王八蛋,你们。。。”

我还没骂出来,一个冰凉的白骨封住了我的口,冷的刺骨。

“黑乎乎的影子站在那里,和我的脸几乎贴着脸。”

二伯的脸色白的想张纸,摇摇欲坠。

“黑影披头散发,我看出是一个女人。头发遮着脸,我只觉得全身冰冷刺骨,关节咯咯的发抖!”

“月亮这时候突然直白,透过月光,我看到黑影的局部,散乱的头发下,一张没有面皮的脸滴着血!”

“你享福了啊,二哥!”黑影发出乌鸦一样的嘶叫,那只黑手中蓦地多了一个火球,绿莹莹,像狼的眼。

”你***的别吓我,老子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杀人不记得数!别装神农弄鬼,你是谁!我几乎是吼一样的叫喊,我能感觉到竖起的头发!”

“我是谁,你看仔细啊!那个半拉子、滴着血的脸凑了过来,我能感觉到血的腥气,心里一阵的翻腾,我甚至能感觉到骨头碴子碰到脸部的刺痛!”

“我是胡彪的老婆,你没认出啊,我可是记得你啊,我一家大小都死在你手上了,看看你满手的血吧!”

“我没想到,手上真的满是血污,那些血从指缝里渗出,一点一滴的流满手背!”

“你们一家不得安生,你们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儿女,你们养个孩子也是恶鬼,不是人,你给我记好了!哈哈哈”

“她嘎嘎的狂笑起来,手上的那颗绿色的火焰突然伸出老高,扑向我的下身,棉裤烧了起来,我大叫起来.......

“那个黑乎乎的女人大叫起来,火烧球,火烧球,烧死你这贱骨头.....嘎嘎嘎”

二伯在地上痛苦的带起滚来,火不灭,越烧越大。

“你记住,这是你的报应,我还会回来的!.......”

黑影轰的一下无了踪影。

许多年来,二伯都没有生育孩子,现在和二母孤苦伶仃的在一起,有人说,那次火灾烧坏了他的命根子,从此没了生育的能力。不知道是否属实,只知道那天晚上,大伙听到他凄厉的尖叫赶过来后,他已经瘫倒在床前,下身衣服冒着火焰,皮肤严重的烧伤,向他身上泼了好多的水,才把火扑灭。二伯后来也落了个“火烧”的绰号至今。

关于那场奇异的大火,有人说是二伯撞见了鬼,鬼附身了。

又有人说,是二伯不想和二母成婚,故意作践自己(这种结果似乎不像,即使再不满意,谁愿意自宫呢?)

也有人说,是二伯以前结仇太多,仇家里整治他,想用磷火烧死他。

二伯现在夜夜还要拉着灯睡觉,他说,他已经预感到那个满脸滴血的复仇女人就要来了!

电动喷涂机
及电动车配件图片
申金大厦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