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银霜雪(传奇小说)

2019-09-14 08:49:49 来源: 淮安信息港


在这个与草原相连的沙漠上,蓝天与黄沙相伴,飞鸟飞过寂寞,偶有商队伴着驼铃声远去。极高气温与正常温度仅一步之遥。沙漠的沙丘轮廓清晰、层次分明,丘脊线平滑流畅,迎风面沙坡似水,背风面流沙如泻。在大漠深处的沙山之巅,你不仅可静观大漠日出的绚丽,目睹夕阳染沙的景色,还可以看到一个雕塑似的男人长立沙山之巅。
在沙漠的北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又名响沙泉,响沙泉流水潺潺,沿着沙漠蜿蜒西去,在响沙泉两岸,随处可见柳树、柳条络络,盘根错节,状若盘龙。
此时正是盛夏里的正午时间,沙山之巅的男子移动起身子,向着北缘的响沙泉去,沙子在他脚下滑动,他每拔起脚,流沙就迅速淹没他的脚印,但他并不在意脚下的流沙,他快步到水边,掬口水喝下,捧水洗去面上风沙,再默默看着自己水中倒影,五官凌角分明,面色阴郁,阴勾鼻如鹰隼,两眸利锐。是个看尽花落也不会醉的男人。
他呆愣了一会水中的自己,立起身呼啸声,从小河西下不远处奔跑来一匹银灰色马,和他一身银灰色的灰袍合了一色,他飞身上马驰骋向沙漠深处,在日落时分他又回到了他初站的沙山之巅。他对着日落黄昏,对着残阳似血的夕阳长久的伫立凝神。他年龄特征大约在三十左右,是个经历了许多故事的男人。
他,银月阁阁主,银霜雪,近十五年在中原迅速崛起的银月帮,扫平江南、苗疆各帮派成为帮派,在去年攻打北方沙漠盗匪——沙漠鬼域的沙漠鬼手阿史漠发生了一些小状况,他受伤了,他同时受到一群鹰与巨蠎的攻击,他难以想象那场人禽兽之间的大战,他带来的手下死伤过半,危难之际一个黑衣蒙面人,率一队黑衣蒙面人以火击退鹰蠎。
他至今想起那场大战,心仍有余悸,但是显然他是被人出卖了,至于谁出卖了他?他到现在没想过制裁他,虽然他知道是谁,在不是出卖就是被出卖的江湖,他不想在这些东西上浪费他过多的时间,他只想用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弱者从来服从强者,他可以睥睨天下,可你,只能仰望。
“阁主。”由背面的小河那面由远及近飞来一匹烈火闪电追的汗血宝马,来人在沙山下跳下马,向山上跑去。
银霜雪没有向来人看,只声音,他已经知道是谁,他的眼睛随着夕阳,看鸟驮一天血色,绚丽如同他此刻的生命,他冰川不化的脸微有笑意,生命毕竟有辉煌,趋于灰冷沉寂也是生命的使然。
“阁主”叫他的人终于登上山,夕阳已没入天际后面。
“什么事?子轩,不是说好,这几天本阁休息不处理事务,有事二阁主凌竹风全权代理。”他声音空落。
“我当然知道,二阁主也不想打扰你,只是不知为何朝庭派人来我们银月阁。”子轩一面擦汗一面说。
他眼睛不离落日,晚霞铺陈的西天,漫声:“是什么样的人?”
“有两个太监,三个官员。”子轩答。
“他们有说什么吗?”
“子轩没听到,他们只与二阁主说话,然后二阁主就让我请你回去。”
他漫漫把目光移向子轩,子轩是他的侍卫,护卫银月阁的安全,他要去哪里都是他看家。
他眉心微挑:“依我推测,必是为西逃的阿史漠。”
“为什么?阁主。”子轩扬起他那张俊秀的脸问。
“事实,阿史漠不是使出鹰蠎_,他必死在我银月剑下无疑,但是他反败为胜,西逃西域,在戈壁上抢劫来往商旅,骚扰驻地军防,朝庭想借我之手荡平或者驱出境内,起码是联手。”
“朝庭是抓住你的痛,你答应吗?”子轩问。
“我还没看他们开出来的条件,条件可观当然是可以的。”银霜雪说。
“可是,如果他们又使出鹰蠎我们怎么办?不是……”子轩担心道。
“你蠢,你阁主我也蠢吗?”银霜雪淡声。
子轩嘿嘿笑。
在回程的路上,银霜雪意仍不在朝庭派来的太监官员身上,子轩看他情态试着问他可是还在想救他的黑衣蒙面人。
他不置是否,事实他根本无法想象那队蒙面黑衣人,携火轮急速冲入鹰蠎阵,如风卷残云,速度之快,剑法之惊奇,他与鹰蠎激斗一天一夜,他在蒙面黑衣人入阵不多刻晕死过去,他醒来时他就在他站的沙山之巅,旁边有他的两个亲从并医他的父女两个。
事过一年多他却没有探得蒙面黑衣人半点消息,不能不说他心没有愁结,掌管武林这么大个帮派,手下人马千万,密探不下一万,竟无半点信息传来。
子轩嘿嘿笑过问他,他们除了蒙面黑衣还有什么特征,比如他们使用的兵器。
他瞪眼他:“你有没有建设性的话,没有就闭嘴。”
子轩又是嘿嘿地笑:“依子轩说他们一定是群女人,看你帅才救你,否则为什么肯也手帮忙呢?”
“是你蠢还是我蠢,我身边怎么会放你这种没脑的人?”
“阁主,难道你有第二种解释?她们故作神秘,然后让你想她们……”子轩没敢说下去,因为银霜雪狠狠瞪眼他,他咋舌把马退到银霜雪后面。
这以后他们谁也没开声,天上的星星布满蓝色天空,马过沙漠奔进草原。
银霜雪不由放马由缰,不再奔驰。晚风沁凉,碧草轻摇,鲜花烂漫,他原不是看花人,只这刻他却似乎快成为一个多情诗人,他吟了几首古人的诗,子轩跟在他身后,感觉他的阁主今天实在有些不妥,他的阁主今天似乎有意演绎孤寂,扮惆怅。
这不是他阁主的风格,阁主向来不喜书生模样的酸腐,他的阁主今天到底怎么了?

子轩猜不透他阁主心事,只觉异样,银霜雪在碧云星空下,马踏青草,夜,静谧,唯是虫声四起,他没有想到某夜他会这样听段天籁之音,全身放松,江湖仿佛一下远离他,他不是江湖人,从来没有经过血腥,没有屠杀在面前,他闭目,完全靠耳听世界有半个时辰之久,睁大眼睛面前是一片胡杨林,林间有几户牧民帐蓬亮着灯,他向帐蓬过去,叫子轩讨口水喝。
子轩忙摇头取自己备的水说:“阁主,无论走哪我们都要小心,就是荒漠小户人家,你也不能放松警惕。”
“我饿了,想吃东西如何?”银霜雪瞥眼他。
“饿了?嘿嘿,是啊,应该饿了,我们翻过两座草原两座沙漠。”子轩的肚子咕噜叫起来,他捂住自己的肚子嘿嘿笑,跳下马问食之余干脆问宿,毕竟路程还有那么一段长,休息一晚也是好的。
牧民小心翼翼引他们入他低矮的帐蓬,银霜雪瞭眼帐蓬内,有四人。一个上年岁的男人在打瞌睡,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女孩子偎在老者身旁,然后,是对中年夫妇,再有一条狗。引他们进帐蓬的正是中年男人,瘦弱幽黑,他们并没有什么好招待过路的客人,好在马奶茶青稞酒还是有的,女人又煨上土豆。
子轩因为责任,因为久做侍卫,一直保持警惕,他身边的可是银月帮的阁主,人常言在大海行走没事,却在阴沟里翻船,便是常常出于一种不可能的状态下出现失算,从而遭到失败。
但面前牧民生活冏态他又微有同情,掏出一锭银交给女人说:“这是我们的食宿费用。”
女人不肯要,还回他说:“小户人家没什么时候招待大爷,不嫌粗陋已经是很高兴了。”
年长的老者在土豆煨好,似乎是闻到土豆香醒来,抬眼银霜雪有几分钟又闭上眼目,等银霜雪将土豆吃下又喝了一杯马奶茶,准备休息时,老者睁开说:“您是银月帮银月阁主银霜雪?”
银霜雪冷眼老者,老者却是急叫过中年夫妇说:“快给阁主磕头谢恩,真是不想能在这样的地方遇到阁主,阁主这是我儿子叶欢,媳妇红陌,那是孙女叶紫欢。”
“我们认识吗?”
“您不认识小的,小的一家却是多亏您才得一条生路?”
“此话何讲?”
老人说起往事,叹声:“七年前长安帮被你扫平,余部归属,或入银月帮或归返乡里,随其自由,我是长安帮的老七,选择了退隐,带着家人来沙漠上求一日三餐以度余日,可是没想到不到一年阿史漠不时来骚拢抢劫,我不想再使江湖手段,只有忍气吞声。”哀怨之中面露欣喜:“不曾想……。”
子轩眉尖微蹙截断厉声:“你不用说下面,你说你是长安帮的老七?我看不对吧,长安帮老七我认识,我亲眼看见他被绮红楼的绮红杀死,而且他根本没有家室,说,你们是谁派遣藏身于此?”他利剑同时指向老者。
老者不紧不漫温声:“果然是银月帮侍卫,不错,竟连小小长安帮的叶七也知道。”
“如何不知,每派人物都有登名造册,都在我郝子轩处管理着,便是他们离去仍有跟踪记载,你这些小伎俩如何骗得我?”
老者哼声:“是吗,如此可记得沧海派的一剑星寒胡梦寒。”
“自然,沧海派一剑星寒胡梦寒是沧海派左使,死于场天涯山激战中。”
“记得就好。”老者阴声,漫漫摘下面上面具:“你可知他有个孪生兄弟落花无影胡梦秋。”
“不属于帮派中人无须记录。”郝子轩眉已竖起,异常凌厉对老者摘下的面孔。
银霜雪漠视一眼,叫开郝子轩说:“他是朝庭从四品上宣威将军落花无影胡梦秋。”
“什么,朝庭的从四品宣威将军。”子轩惊诧看银霜雪。
他长嗯声,说他官级不大,却是祸害地方不少,他早有教训他一下的想法,既然送上门来不妨顺手扔垃圾。
落花无影胡梦秋冷笑:“你以为你可能吗??刚才的马奶茶里有软骨散,你们以为你们还可以用武吗?还有侍卫大人,你看看你刚才拿银子的手。”
银霜雪鄙视一眼落花无影胡梦秋“江湖小儿科,焉能瞒过我?”
子轩再示以手他看,没有他预期的事情发生。
落花无影胡梦秋恼,对三个手下示意动手,三个手下一齐摘了面具变身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只是几个回合,落花无影胡梦秋视野便模糊,银霜雪银月剑一剑剌下倒地毙命,红陌,叶紫欢双剑急向他贯刺,他反手枊裙拂带拂开刺向他的双剑,使招天山飞雪,红陌,叶紫欢双双毙命,剩下叶欢与子轩大战,叶欢,故意说不屑银霜雪的话激怒子轩,子轩起初不理,可越说越难听,便有心浮气躁,叶欢得意,末了说:“哼,不是云山庄主的女儿李可画,只怕银霜雪早死于响沙泉客栈,什么银月帮阁主,我看鬼魂差不多。”
子轩惊愕一诧神,左胸中剑,鲜血瞬时喷涌,银霜雪此时正回剑观叶欢与子轩战,叶欢的话竟也是令他一愣,云山庄主?不是师傅吗,师傅只有一子,李可画,小他十岁,他在云山庄学武时?他才出生不久,以后也不见生养,何况他时常会去看望师傅,子轩中剑他方缓过神,只一招青霜飞月,剑点叶欢胸口道:“别动,云山庄主你明知他是我师傅,他只有一子李可画,何来女儿?”
叶欢更是讥笑对子轩说:“我说银霜雪是个笨蛋你不信,云山庄主哪什么儿子,儿子根本是假儿,女儿身充的。”
银霜雪呆若木鸡,叶欢顺势逃出剑口,来不急看同伴流的血,用尽全身力向银霜雪迸出一剑,眼看剑入心口,银霜雪仍是一动不动,他稍一迟疑,银霜雪眉心挑起,稍运力震出叶欢的剑,叶欢亦随之趔趄倒退数十步方站稳,嘴角沁血,手却急捂住了胸,似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似的痛。
银霜雪冷漠一眼问:“你如何知道这些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欢忍痛嘲笑。
“其实说与不说也没关系,只是好奇,不说也罢,子轩送他一程。
子轩紧跟问了句,说不说,叶欢伸脖饮剑,倒是个不怕死的汉子,子轩刺下剑,银霜雪忽叫住,随他去吧,我们还是赶路。

“今夜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叶欢冲银霜雪飞身上马的背影大声。
“如果你还想活的话你还有机会。””银霜雪没有回头丢下话:“你看看胡杨林闪绿光的是什么?”
什么?叶欢慌四下看,周围不远处一点点绿色幽光。他惊,不下百十条的饿狼,令他倒吸一口冷气,先前在子轩的剑下,他没有惧怕,只这刻,野狼面前他恐惧了,答应银霜雪告诉他李可画女儿身的真相,只求离开狼群。
银霜雪既作头狼长啸,即刻驱散了狼群。
叶欢紧跟子轩后面,不作声,只待银霜雪问话,银霜雪自顾自的走了很长一段路,回头望眼叶欢:“你是破嘴一叶欢飞,向来独走江湖,为何竟听胡梦秋使唤?”
“我欠他一个情。”
“跟踪我多长时间。”
“您的踪迹哪需要跟?天下人都知道您耿耿于怀响沙泉客栈一战,谁都知道您以那为耻,不定时的会去那呆上一段时间,所以,胡梦秋才会在您必经的胡杨林等候。”一叶欢飞答。
他嗯声,世人只知道他受挫响沙泉客栈,而没人知道他在想救他的人是什么人,可恨他伤重晕厥,但他却是有闻到一缕甜馨的奶香,如婴儿似的温嫩,他自伤好,一直就在寻找这样的馨香,他经久不能忘怀的味儿。一叶欢飞说起云山庄主,说云山庄主的儿子李可画是女儿身,他如何肯信,彼时他在山庄学艺,李可画方出世不久,一两岁吧,他记不得,只记得他走路蹒跚,有次他还抱起他玩耍,亲他面颊,他身上有浓浓的奶香,他还笑他不是男孩子,是奶娃。
那以后不久李可画去了外婆家,他没有再见过他,他有时会问起,只师傅不说,他便也随他,日子过得匆匆,他出师后更没有时间想起李可画,他忙着打他的江山,凭着他一把银月剑,搅得江湖腥风血雨,稳坐武林霸主位。

共 16 7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部荡气回肠的传奇小说,看完仍久久走不出故事,意犹未尽,震撼心灵。银霜雪是称霸武林的银月阁阁主,响沙泉一战成为他心里的一个结,就在他击败沙漠鬼手阿吏漠之时,鹰蟒的出现让银霜雪转为下风,恰在这危机时刻,一蒙面人出手相救,阿吏漠逃走,由此展开一个错综复杂的故事。阿吏漠是文中的支点,朝廷的阴险和银霜雪的内心世界借助他的描写,让我们看到江湖的险恶,人心的复杂。阿吏漠在文中多次只是提及而过,却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 ,他是朝廷的一枚棋子,银霜雪的智慧破解阴险,圆梦心中的坚持。人类称王称霸的欲望会泯灭掉良知与善良,为了欲望无所不及,但一般都不会实现,正义领取江山。佳作,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1 020】
1 楼 文友: 2016-11-28 15:41: 0 欣赏美文,感谢赐稿流年!期待更多分享!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6-11-28 16:45:21 谢谢青鸟编按语,遥问好!
2 楼 文友: 2016-11-28 15:41: 0 欣赏美文,感谢赐稿流年!期待更多分享!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楼 文友: 2016-12-01 21:49:40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  楼 文友: 2016-12-02 09:45:01 谢谢流年精华鼓励!
4 楼 文友: 2018-01-15 18:25:19 拜读佳作,问候作者!
5 楼 文友: 2018-01-15 18:26:57 欣赏清鸟老师精彩编按!儿童口舌生疮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胸痛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