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夏秋夜

2019-04-15 12:05:22 来源: 淮安信息港

故乡的夏秋夜每天傍晚在沿河大道漫步的人群可谓多矣!大家都想把白天的暑气、一天的劳累丢入资江河中,撒向河边的晚风中。我也跟随着人群,任微微晚风吹拂脸颊,思绪飘向了儿提时期在故乡度过的一个个夏秋夜……

故乡大坪刘家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每天太阳落山早,大家傍晚收工也早。上世纪七十年代村上还未通电,因未通电,大伙想节省点煤油,所以就都早早地洗了澡,来到院子里的空坪里,大人们都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谈农事、拉家常、扯白话。我们小孩子们起先是不和大人们在一起玩的,大姑娘们成一堆在说着悄悄话,说着各自的心事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小姑娘们在玩着“洗盐菜洗芥菜”的游戏;男孩子们玩的把戏更多:打哆哆(捉迷藏)、打水枪、打野仗……都还是下午在山上看牛或拾柴火时就约好了队,做好了准备工作的。要等到玩累了才回到大人们身旁去,听大人们讲白话。我们喜欢听普庭爷爷讲白话。他书读得多,满肚子历史故事。早上和下午也喜欢和他在一起看牛,听他背书,他一个老人,丢下书本几十年了,可《岳阳楼记》、《师说》之类的古文都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当时我们打心底里都佩服他!事实上后来我读书也多少受了他的一点启发。他住单院子,离大院子有两三丘田地之隔,每天傍晚光着膀子,手摇一蒲叶扇,悠悠地来到大院子的空坪里,找一个石墩或树墩坐下,卷着旱烟在叭叽叭叽地吸着,我们孩子们见他来了,就围到他身旁要他讲故事,他有要求,要给他翻背皮子,我们也乐意。通常两个人一起,从他的背下部用小手把他的背皮先捏起,然后一起顺着他的背部往上翻,一直到他的颈部才放手,他觉得蛮舒服。我们也疑惑,他怎不痒不嬉呢?皮肤怎那末松驰?不得而解。可能就是现在的推拿吧!待他舒服了,说“要得了!”就开始给我们讲白话,要末三国,要么水浒。每到精彩处,就卖下关子:给我卷烟!给我点烟火!我们都必恭必敬哩。待他把一袋烟呷完了,打哈欠了,我们还不肯放过他,直到月光落坳才肯散去。有时也讲聊斋,这时候,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到后来都不敢回家了,要喊大人们来接,到床上后还得把头钻到被窝里,有时梦里还惊出一身冷汗,可第二天晚上又嚷着又盼着他讲……

就这样打发着孩提时期的时光,就这样打发着孩时的夏秋夜!离奇、欢乐!充满了亲情!也遭到了启迪和熏陶!我想,比现在的孩子们1到晚上做着作业,瞅着电视,玩着电脑还要好很多。想念故乡的夏秋夜,怀念教育和启发我们的祖辈们!(刘飞宇)

如何判断腿部经络不通
老年动脉硬化如何治疗
清肠胃排毒吃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