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转型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患上价格焦虑症

2018-12-03 16:33:56

转型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患上价格焦虑症

对今天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我们常说,中国传统书画作品单件过亿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没什么大惊小怪;而近期出现的近现代书画作品单件过亿元的现象,就应该认真分析,特别是在一级艺术品市场尚未启动的情况下,确实是值得警惕。但通过这件事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中国艺术品市场转型过程中,由于对中国画价值的提升,以及国运增强、艺术消费能力的提高,对中国画作品的价格预期是明显的,甚或是迫切的,当然也不排除近期有大量的投机因素涌向这个领域,使艺术品市场火爆,但过分的投机将会压垮还未坚实的行情基础,终会毁掉这个市场,这可以归结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价格焦虑症。栗宪庭先生奉劝一些青年艺术家别老做天价艺术梦,因为那些天价作品大多和艺术家无关,是炒作的结果,可谓是给焦虑中的艺术家一个提醒,极具现实意义。

一、预期的快速放大是机会也是风险

牛气是其他领域溢出资本所本来的底气,并不代表中国艺术品市场所本有的底气。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中国艺术品市场完成了由2008年春拍的低迷向2009年春拍的复苏,以及2010年春拍的狂飙这两连跳,可谓底气十足。不过我们也注意到在眼花缭乱的背后,其实潜藏着新的危机:短时间内的迅猛拉升将不可避免地积累泡沫,这种气氛正在向传统书画和古玩杂项板块弥漫与扩散。其他领域溢出资本而非艺术品市场内生资本,对中国艺术品市场有很大的掠夺性。在楼市调控与股市下探的背景下,一枝独秀的艺术品市场使溢出资金找到了一个新的避险所,精品与精品中的精品成为他们关注的对象,这是一种对中国艺术品市场高端资源的控制及经营上的掠夺。里程碑往往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及其被投机因素放大的里程碑,而不是中国艺术品资本市场发育的里程碑。2010年春季以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延续了2009年秋拍的良好势头,创下近20亿港元的成绩;接着,嘉德春拍又天价迭出。其中张大千巨幅绢画《爱痕湖》以1亿零80万元人民币成交,这是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单幅首次突破亿元大关,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价格新的里程碑。这种价格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意义与警示,有待观察。

二、纷扰的现象背后是当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转型的脚步

当下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已令不少行家在大呼看不懂,一面是热气腾腾的拍卖,一面是冷瑟瑟的画廊业;一面是在聚光灯下那几个热得发烫的成功人士:即所谓的市场皇帝,一面是既狂热又失落的大批画界寒士,而现实的市场还在上一轮的行情中舔伤。

对目前拍卖的火爆我们应该有两种实事求是的解读:一是中国文化的价值正在被发掘与重新评估,资本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关注空前高涨,资本的试水行动已经进行;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看到,中国艺术品价值的提升正在被投机因素所利用,甚至是绑架,过分关注与对价格的运作成了人们对艺术品市场的一种预期,媒体与不少机构充当了这种情绪的推手,这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转型过程中极为典型的价格焦虑症。

一级市场冷的问题值得认真研究。一方面我们要看到每一个新行情期的出现都有一个因果传递过程,预期的出现往往体现在传媒及拍卖上,之后才会传递到一级市场,而后才是广大的艺术创作者,我们可以将今天的状态看作是这一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二是投机与预期推动了这一现象的发酵。这种可能性首先是缘于中国艺术品市场既弱且小,拍卖市场相对于流动性过剩的资金来讲,更是微不足道,一个小小的运作,就足以引发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注意力海啸。画廊市场的过冷,让人增加了对这一过程的担忧。

当代中国艺术品市场,只是少数的几位明星式的艺术家在唱独角戏,后续跟进还未见有大的动静。为此判断目前还是传统的礼品市场在支撑时局,过分的聚焦是礼品市场而非多元价值判断的一个重要特征。

三、艺术品资本市场的发育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转型的分水岭

事实上,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到今天,的确已经走向一个新的转型期,不过这次转型期所面对的不是像上一轮行情一样培育的是一种收藏的意识,以及投机的一些常识,这一次所面对的转型是对资本意识及收藏文化的培育。

从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过程来看,资本虽然不是万能的,但由于资本在现代经济中的独特作用,资本可以以其独有的聚集作用与推动能力,不断促进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资本化、金融化发展,并建立起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的秩序、规范及其制度。也就是说,中国艺术品资本市场的发育,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实体资本及其规模本身,同时,也赋予我们关于资本文化的渗入与启蒙。

四、中国艺术品新一轮行情的市场基础

虽然我们并不反对行情的周期性,但我们更关心行情产生的市场基础。从目前来看,中国艺术品市场要真正进入新的发展轨道,首先需要4个标志性的事项:一是诚信治理找到了有效方式与方法,并取得了初步成效。目前艺术企业信用制度的缺失已成为制约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健康的市场秩序和完善的市场机制是任何一个市场成熟的标志所在;二是艺术品资本市场不断发育壮大。如果中国艺术品资本市场得不到切实的发育与发展,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所谓回暖就只是昙花一现。在艺术品市场上,流动性可以用拍卖中卖出的作品数量占总计划拍卖的作品数量的比值来衡量。而“梅·摩艺术品投资指数”研究说明,该数值一般为70%~80%,繁荣时期该数值可能达到90%以上;三是中国艺术品市场体系及其市场机制的发育;四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新的一轮行情后,将更多地关照生存状态,发现价值与关注经典,体验与理性的分析将成为一种重要的价值认知。

五、中国艺术品市场新一轮行情的市场标志

中国艺术品在拍卖市场中的猛进,其实是反映了一种市场投资结构的状态取向。我们知道,与中国传统艺术品市场不同的是,转型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在收藏人群、投资构成、作品走向及文化认知等几个方面有着自己的特点:首先是收藏人群,它面对的大多是年轻的成功人士,具有对时尚化的审美趣向;其次是投资资金而非礼品市场资金为主体;第三是作品大多在美术馆所、机构甚或是个人空间中收藏,而不是大量地悬浮于市场的中间环节;第四就是文化的认同具有大众性,认知面较为宽泛,接受度高;第五是国际化程度高,由于艺术经济与资本理念等关系,作品的价值在资本的支撑下,易于被西方市场认可。转型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这些特点,决定了市场波动的内在逻辑,其中为根本的是投入资本的认知偏好与价值判断。所以中国当代艺术板块市场波动的表面,隐含着的是在积极寻找一种可以用来支撑的市场支点,这种支撑与支点不是别的,是资本的一种信心。

六、要警惕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的行情伪装

只要是市场的行为,那么决定市场行情为根本的因素就应该是供求关系。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当代艺术是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新兴市场,但通过近几年的发展,也不断显现出一种关注创造性、关注经典作品与典范性人物的取向。由于高端艺术品受到资源、数量等因素的局限,未来,围绕这一市场的争夺将毫无疑问会愈演愈烈。当我们看到当前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十足牛气时,更应该警惕它的泡沫。特别是当中国艺术品市场成为各种热钱的目标,而不断成为闲散资金的一个新的避险所时,投机因素就会注目这个一枝独秀的艺术品市场。这时,理性与分析就显得为重要。

所以我们在分析新行情的虚实与真伪时,应该更多地关注供求关系,关注新入场资本的规模、指向及其文化背景,而不应该只是一味地盯住数据。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看着市场中一级市场的反应,除去这几点而去追所谓的行情,就有可能落入自娱自乐之境地。

地热网片排焊机
拖链电缆
纯棉黑色t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