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鄂尔多斯地产崩盘大量楼盘停工贱卖豪车抵债

2018-12-03 16:51:30

鄂尔多斯地产崩盘大量楼盘停工 贱卖豪车抵债

这是一个完整而血迹斑斑的楼市崩盘实例。未曾来过鄂尔多斯的人,曾将这里视为天堂,如今,这里星光骤然黯淡。

今年前三个季度仅完成609亿的财政收入,宣示鄂尔多斯已难以续写多年财政收入平均增幅百分之三四十的传奇。回眸人均GDP逼超香港时的豪情,当地人几乎将骤然而至的大衰退视为耻辱: 一只脱了毛的孔雀还能叫孔雀吗?

不得已,煤炭再次充当挽救鄂尔多斯颜面的关键棋子,在很多人看来,清脆崩盘的楼市,已成为鄂尔多斯辉煌时代终结的象征。

买楼花 血本无归

黄志田(化名)开出租车3年多,眼睁睁地看着鄂尔多斯的房价往上急蹿,先是康巴什新区,其次是铁西新区,再后来处于偏远方向的东胜东部区域(下称东城)也热闹起来。权衡再三,他怀揣辛苦积攒的15万元,构思起自己的住房梦想 康巴什新区主要是政府公务员居住,铁西新区价格高企,黄志田将购房目标瞄向东城。

东胜区往东,虽然新修了宽阔的大道,但当地人仍沿袭故名以 三公里 、 四公里 称呼。这块后开发的区域,在楼市火爆之时起步,悄然间崛起。与铁西新区相比,这里因离火车站较远、偏离未来的城市核心康巴什新区而价格较低。

黄志田终选择了 东方名苑 ,这个2011年只贴出土地使用权证和效果图的项目,与他签了一纸认购协议,收取了他所选房屋总价款三分之一即15万元的首付款。按照约定,晚2013年交房。黄志田说,当时之所以选择 东方名苑 ,主要的原因是其价格只有5000元/平方米。与该项目一路之隔的 美珠花园 ,当时的起步价为6280元/平方米。

这似乎注定成为一曲悲歌。

《华夏时报》26日来到这个被简易铁板围圈的工地时发现,这里没有一点动工的迹象,项目所在地的南侧、西侧还有不少住户。一位杨姓女住户告诉,前几年他们就被列入拆迁计划,但一直未能拿到拆迁补偿,所以还住在这里。据他们说,开发商根本没有实力开发这个项目,甚至连拆迁补偿款都是拿预先收取的承购户的首付款冲抵。

黄志田说,开发商告诉他,四五百人像他一样在去年5月交钱认购了 东方名苑 的期房,这些面临血本无归的承购户在工地长期不见开工的情况下多次找开发商交涉,开发商均以不同理由拖延。黄志田说,开发商同意给他退房,但告知现在没有钱。

现在看来,这个项目肯定是建不起来了,我也不盼着他建了。 黄志田无奈地说,因为东胜楼市泡沫破灭,几乎所有楼盘都在降价。而东城开发商普遍实力较弱,该区域楼盘降价幅度更大。东方名苑从当时的5000元/平方米,已经降到4000元/平方米,而如果付五成房款,价格可以降到3000多元/平方米。这样算来,他一年前确定的45万元的总价,已经跌落至30万元左右,他去年所交的15万首付款事实上在楼价下跌中没有了。

如同早期香港和海南楼市泡沫的 楼花 悲剧,鄂尔多斯开始品尝连续多年楼市疯狂后的恶果。

工程完工工资无着落

东方名苑并非东胜的孤案。驱车沿着环城公路行进,两侧均是连绵不断的半拉子工程,或半截才出土,或框架刚成形,众多塔吊停立,工地无人施工。

这都是胡乱开发后的烂摊子,政府难道不应该承担吗? 24日,包头建筑企业 包头建工 工地看护者老何对此表示愤慨。

当天,丁四北(音)等多名甘肃籍农民工找包头建工索要工资,但被告知没有钱,原因是开发商目前拖欠着工资和工程款。丁四北等人承担了东城一处名为 恩德名居 项目的外墙粉刷工程,经过近两个月的工作,他们在一周前完工。因为开发商不付钱,包头建工也无钱支付给农民工,丁四北一群人只得每天待在工地上痴痴地等。

面对讨要工资的农民工,负责工地看守的老何对鄂市的房地产开发 大跃进 非常愤慨:东胜总共才多少人,这些年疯狂建了多少房子,这么多房你们卖给谁,能不出问题吗?

如今大量在建楼盘在寒风中矗立,泡沫已破,建设依旧未停。

丁四北将讨要工资的任务委托给他的老乡,然后和爱人一起被湖北包工头陈新锋送到30多公里外的阿镇的一个安置房工地。这个工地他去年曾工作过,因为缺钱,该项目停工许久,近才复工。

在陈新锋眼里,这个项目可能是工程款比较有保障的一个,毕竟它是政府工程。不过,他也无法完全宽心,一位同乡接了鄂市扶贫办某安置房工程,完工后竟然也拿不到工程款,终被迫接受了该项目的配套门面房以抵欠款。

由此可见资金紧张程度。 陈新锋说,自去年底,随着鄂尔多斯经济的恶化,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格外普遍。有遇到暂时困难而间歇停发的,更有恶意逃避的。

陈新锋说,他害怕的就是农民工拿不到钱而采取极端做法。就在几天前, 恩德名居 另一标段的建筑工人,为了讨要工资曾两度爬上塔吊以死相逼。虽然经极力相劝未造成悲剧,但至今,工人们仍未拿到拖欠的工资。

钢质防火门厂家
小型激光整平机
PVC打井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