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夫养成贤 第156章 出事了

2019-12-05 06:50:09 来源: 淮安信息港

嫌夫养成贤 第156章 出事了

谢娴儿呵呵笑道,“咱们家谁还算得过奶奶您呀,我谋了您一枚铜钱,您就得哄走我一锭银子。超快稳定更新,。。孙媳这回连着得了您两样好东西,早就做好了出血出力的准备。只不过,就怕奶奶把我连肉带血的活吞了,也抵不上那两样宝贝。到时候一后悔,又想着把东西讨回去,那我岂不是白高兴了?”

众人都哈哈笑起来,老太太笑得直让青草去掐谢娴儿的“小猴嘴儿”。

玩笑过后,老太太说道,“二郎媳妇不必过谦,你现在值钱的好东西可是多着呐。有些虽然不是宝贝物什,但比那些都值钱。我也不多要,只要一样,看你舍不舍得。”

谢娴儿笑道,“只要奶奶开口,孙媳连血和肉都舍了,还有什么东西舍不得?”

老太太高兴得值点头,说道,“你和二郎给咱们家弄的那个游乐园,虽然绊住了你爷爷和孩子们,但如今别人家的孩子也天天往咱们家跑。弄得你大嫂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接待客人,根本没有精力干别的。我就想着,咱们干脆在京里弄个游乐园,既能挣钱又能让你大嫂腾出手来。不过,这个游乐园要以马家的名义开,赚的银子都归马家。具体该怎么弄,你还得拿个章程出来。”

只要不是玉铁就好。谢娴儿笑着对张氏几人说道,“看看,我说得没错吧。要了奶奶两样好东西,不止把游乐园要走了,还让我给她老人家当长工。”

又把众人说得大笑。

冬天天短,天色完全暗下来马国公等男人们才回来,一家人先窝在温暖的厅屋里说笑了一阵。马国公听了老太太的话后,笑道。“今天下晌顺王爷还专门找了儿子,他想跟咱们府合作,一起在京城开个游乐园。说是咱们家负责出技术和设备,他们负责出人出场地。二一添作五,咱们两家五五分成。”

二夫人开始看到老太太把那两样好东西给了马二郎两口子,心里还有些不痛快。分家的时候,大房肯定占大头。二房就指望着老两口能用私房偏帮他们一些。结果。老太太还把值钱的物什给了大房。

但后来听老太太说想开游乐园赚钱,心里就高兴起来,看看这段时间家里人来人往就知道。这个行当肯定赚钱。赚了银子是这个家的,当然也包括他们二房。

这时一听要跟顺王爷合作,便有些急了。说道,“顺王爷精明。他插进来,要的份额又这么多。那咱们家还有钱赚吗?”

马国公说道,“顺王爷虽然是只狐狸,但也算不上唯利是图的小人。况且,誉国公府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蛋。咱们的便宜可不是别人能随意占的。”

老太太问谢娴儿道,“孙媳妇怎么看?”

谢娴儿道,“孙媳觉着。天下的银子是赚不完的,跟顺王府合作。看似这一块馍馍要分一半给他们。但有了皇家人的加入,保险系数也就更大了些。我们可以把馍馍再做大些,做到双赢。”

“好,双赢!”二老爷拍了一下腿道,“二郎媳妇这个说辞非常好。”

几人商量了一阵,先让顺王府在京城边上找一块至少五十亩的空地,里面还要挖个人工湖。古代的游乐园是给贵族和有钱人玩的,面对的消费群体不大,所以场地不一定要太大,五十亩足够了。

光是圈地、挖湖,就要至少几个月的时间。马府必须先找几个懂商的人,跟顺王府的人一起做前期工作。之后,谢娴儿拿出整体规划,玉铁那一班人马再把设备弄出来,这个游乐园就算建成了。

谢娴儿一行人去玉溪庄是在三天后。因为老爷子无意中听见孙媳妇要偷偷“甩”开他们去乡下玩,不高兴了,也闹腾着要去。老太太被他吵得头痛,想想乡下虽然冷些,但现在老两口的身子骨好多了,去住几天也无妨,便同意了。

老两口要去,便要把两个孩子一起带去。这么一来,带的东西可就多了,又准备了两日才出发。

这天辰时正,天光才有些微亮,穿得圆滚滚的老两口及马二郎一家四口便坐车直奔玉溪庄。由于走的晚,午时末才到庄子。

马守富、周大叔等人都在庄门口迎接,周嬷嬷和王石头家的已经领人把上房和东厢、西厢的炭盆和熏炉得滚烫,屋内温暖如春。

晌饭过后各自休息,而不怕冷的太极得了谢娴儿的吩咐又跑去野林找熊大姐,跟它约好见面的时间。现在是冬月上旬,熊还正在储存能量,再过些日子就不好说了。谢娴儿让它早去早回,自己心里也好有个底。

谢娴儿和青瓷、粉蝶刚把两个孩子哄上南屋的床,马二爷便来了东厢房。谢娴儿看他站在门口脸色微红,目光闪烁,似乎有话又不好意思直说。便出了南屋问道,“二爷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马二爷看看屋里没有其他人,便磕磕巴巴地轻声说道,“丫,丫头,我前阵子一直睡在你屋外。这突然要离得这么远,有些不习惯。能不能让我睡这里的南屋,孩子们跟你睡也成,跟我睡也成。”他的脸更红了,翻着眼皮看看谢娴儿,见她没吱声,失望地说,“丫头不愿意就算了,我还是睡西厢吧。”

说完,挎着肩膀就往外面走。

谢娴儿笑了起来,能让这只伪孔雀说出这番话来也不容易。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跟二爷离那么远呐,二爷过来正好。”

然后高声喊银红跟着二爷去西厢收拾东西,话里话外是自己害怕,想让二爷来南屋歇息,给足了马二郎面子。自己则进了南屋,两个小子还没睡着,正在床上打闹。谢娴儿说道,“这个屋要给爹爹睡,你们跟我睡北屋。”

不说真哥儿和显哥儿高兴得要掀了被子爬起来,被丫头们赶紧按住,连一旁的周嬷嬷都笑了起来,在心里直念佛。看来,姑娘跟二爷的感情着实好得紧呢。

周大栓跟王小兰定在这个月十八日成亲,只还有几天的时间。

青瓷和粉蝶用被子裹住脸蛋红红、双目亮晶晶的两个孩子抱去了北屋卧房。银红领着两个小丫头拿了几大包东西来了南屋,马二爷便在这里歇下了。

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个羊肉汤锅,搭配着庄子自己晒的各色菜干,很有些味道。这个吃法有些像前世的火锅,不过不辣,调味料和配菜相对要少些。

谢娴儿很享受这种吃法,这才更像一家人,有老的有小的,不需要分个男女尊卑,坐在一起和和睦睦。外面的寒风刮得窗棂啪啪作响,偶尔进来个下人都会带来一团冷气。而吃饭的西侧屋内却热气腾腾,羊肉的香味四处飘溢。

老太太也喜欢,眼里的笑意掩不住,她给每人的碗里都夹了一块羊肉。还是那句话,她夹的不是羊肉,是荣誉。所以除了老爷子外,每个人都端起碗接着。马二郎坐在她对面,算是离得远,所以一个给他。

当马二郎接完羊肉把碗放在桌子上时,老爷子就伸过长胳膊来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嘴里还含混不清地骂道,“你这傻小子就知道吃,天天不务正业,净鼓捣那些没出息的物什。这是给四郎的,你接着作甚?四郎呢?四郎呢?”

因为大夫人和谭锦慧做下的一些缺德事,让马家长辈觉得有愧于马二郎。又因为马二郎参与建设的游乐园做得特别好,马家人更是对他给予了诸多肯定。所以,马二郎这一段时间得到的尊重、重视和表扬,可以说是他这二十多年里多的。

可老爷子傻了,智商还没有真哥儿高,一吃高兴就又习惯性地惦记马四郎,戳了马二郎的痛脚。

老爷子这么一打,又这么一说,马二郎气得眼圈都有些红了。大声吼道,“你又打我作甚?这是我媳妇的庄子,要找四郎就回京城去找!”

马二郎是委屈,可他这话却是说得极不妥当。谢娴儿怕老太太多心,赶紧拉着马二郎的袖子劝道,“二爷胡说什么呐,快给爷爷道歉。”又对老太太说,“奶奶对不起,二爷话说急了,没有别的意思

。”

老太太擦擦嘴说道,“孙媳妇不必惊慌,奶奶知道你们是好孩子。”又劝老爷子道,“哎哟,老公爷这是作甚?四郎、二郎都是咱们的孙子,咱都喜欢。再说,现在二郎可是出息着呐,游乐园里的那些物什,都是二郎鼓捣出来的。”

老爷子揪着胡子说道,“花儿以为我傻啊,我当然知道四郎、二郎都是我孙子。”又看着马二郎吼道,“谁欺负你了?说,我拿大斧子去砍他。”

一顿暖洋洋的汤锅晚宴又被老孩子搅和了,大家怱怱吃了散去。

太极直到晚上睡觉都没回来。半夜,谢娴儿迷迷糊糊听见有爪子挠窗户的声音。她披上衣裳起来,轻声问了句谁。

只听太极哭着说,“快开窗户,熊大姐出事了。”未完待续

ps:谢谢亲的月票和平安符,非常感谢!

...

湖湘中医肿瘤医院
安丘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保定牛皮癣医院
广西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
芜湖治疗卵巢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