械医 第七百九十二章 迟发性气胸

2019-12-05 06:03:18 来源: 淮安信息港

械医 第七百九十二章 迟发性气胸

靳郝扭头扫了那人一眼为难道:“苏老师这不合适吧?他没事啊,你看他还打那。”

庄莹也在一边附和道:“是啊,他虽然也出了车祸,可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我们这么把他拉进去给他做胸腔闭式引流他自己肯定也不乐意。”

苏弘文看了看自己这俩学生道:“记住我今天跟你们说的话,只要是有过外伤经历的人哪怕他看起来没事身为医生也要给他们检查一下,迟发脾破裂知道吧?迟发性气胸知道吗?这样的病太多了,为什么前边有迟发两个字?就是因为这些病不是立刻就有症状的,而是有一个发作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患者都没感觉到不适,所以很多医生护士就把他们忽视了,但等他真的出现症状的时候在想救可就晚了,晚上回去把这类疾病都在书本中找到,好好看,明天我提问,答不上来罚一周大夜班。”

庄莹“啊”的一声,大夜班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个礼拜值夜班还是在急诊,这太要命了。

苏弘文直接走了过去不等那人打完便道:“先生您需要做一个胸腔闭式引流。”

这人叫刘宁,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打扮也是职场白领的样子,他一听苏弘文的话便有些不悦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又没事做什么胸腔闭式引流?”

苏弘文耐着性子道:“您得了迟发性气胸,现在是没有任何不适。但过一会您会感觉喘不过气来,真出现这种情况是很不好抢救的,我希望您能配合。”

刘宁瞪着苏弘文怒道:“你咒我是不是?”说到这他伸手拍着胸脯道:“你看我有事吗?我那有什么事?我不疼也不痒的,为什么要做什么引流?你是不是想让我多做检查你好赚提成啊?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那凉快那待着去,遇到你这样大夫算我倒霉,还安和医院那,我看这里的大夫更黑。”

苏弘文看刘宁根本就不信自己的话皱着眉头继续解释道:“先生我不是咒你,而是你真得了这种病。现在你是没症状。可一旦有症状就晚了……”

刘宁被苏弘文的话彻底激怒了,一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你在废话我就去投诉你,什么大夫,什么素质。我没事你咒我有事。还非得做什么检查。你脑袋有病吧?”

刘宁这边一跟苏弘文嚷嚷立刻引来一些围观的人,刘宁一转身对大家道:“大家给评评理,我是出车祸了。但我没事啊,真有事我也不可能在这打了。”说到这他伸手一指苏弘文接续道:“但这大夫竟然说我有病,还得做什么什么引流,有他这样当大夫的吗?当我们老百姓都是傻子吗

?想让我们做检查好赚钱你也得想个好点的借口吧?什么玩意。”

围观的人看刘宁一副没事的样子,在听他的话立刻对苏弘文投来厌恶的眼神,有人不屑道:“现在的大夫就这德行,黑着那,为了多赚钱想方设法的忽悠老百姓多做检查多开药,还白衣天使那,我看啊狗屁。”

“就是,安和医院怎么有这样的大夫,这样的人就不配当什么大夫。”

“这大夫怎么有点眼熟,我想想,他不是苏弘文吗?不是在冀省的省医院上班吗?怎么跑这来了。”

“高升了呗,还名医那,我看啊天下乌鸦一般黑,他也就那样,亏我以前还认为他是个好大夫,现在一看啊也就那么回事。”

“媒体报道的那些事你们也信?都是炒作,都是胡说八道,我看当初那疫苗也不见准是他研制出来的,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我看十有**也是假的。”

……

刘宁看大家都站在自己这边心中有些得意,扫了一眼苏弘文道:“你还站在这干什么?还不赶紧走,真等我投诉你啊?”

苏弘文对那些风言风语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他继续坚持道:“这位先生您真的有病,一旦有症状你的生命就会有危险,您要是不信我的话那就去拍个胸片,等片子一出来您就知道我并没骗您。”

刘宁扯着嗓子对大家道:“看了嘛?他还想忽悠我检查,现在的大夫怎么这样啊?”说到这刘宁扭头对苏弘文一字一顿道:“我没事,我就不做检查。”

靳郝脸因为大家说的那些刺耳的话胀得通红,苏弘文是他的偶像,他不想听到别人诋毁苏弘文,他也相信苏弘文说的都是真的,可现在却没人相信他,靳郝这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老实孩子这会忍不住了,站出来道:“苏老师说的都是真的,他不会骗你的。”

刘宁不屑的扫了一眼靳郝道:“你是实习的吧?这么向着他说话?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边待着去。”

靳郝被刘宁这句话气得脸都紫了,刚想在帮苏弘文说点什么但却被他伸手拦住了:“别说了,去准备胸前闭式引流瓶,另外联系放射科让他们把床旁x光机推过来,要快。”

说到这苏弘文对刘宁道:“这位先生你不就是怕我骗你让你多花钱做检查嘛?这样检查的费用我出,一会就在这里拍个片子行吗?”

苏弘文这么做不是要证明给周围的人看,因为他发现刘宁的病情开始出现了变化,他到不了放射科就得发病,所以才有了这个提议。

刘宁不屑一笑然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又开始打,根本就懒得搭理苏弘文,在这时候刘宏盛带着几个人过来了,分开人群一进来就对苏弘文道:“苏院长什么情况?”

苏弘文把刘宁的病情简单一说,刚说完陈金洲就站在旁边阴阳怪气道:“苏院长您长透视眼了?看了一眼就说他得了迟发性气胸,太儿戏了吧?医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在没有辅助检查作为诊断依据的时候是不能给患者的病情下定论的,这点您不知道吗?”

刘宁对着说了几句就挂了坐在那附和道:“就是,这大夫说的对,你凭什么说我有病?我好好的又凭什么去拍什么片子?”

刘宏盛此时很为难,陈金洲说的确实没错,要是换成其他医生这么对患者说话他早上去就训了,可干这事的是苏弘文,他一个主任哪敢训院长?为了平息这件事刘宏盛只得和稀泥道:“苏院长我看您还是先回去吧,里边还有好多病人那,这事我来处理。”

刘宁蹭的站起来道:“想不到他还是院长,你们安和医院的领导是不是眼睛瞎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当院长那?”说到这他对刘宏盛道:“你是主任吧?我要投诉他,投诉他欺骗病人,让病人多花钱做检查,这事你要是管不了,我就去卫生局问问。”

苏弘文没走,继续看着刘宏盛,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笔直接就给掰断了,他的这举动在其他人看来就是气坏了在发泄,没人知道苏弘文的真实意图。

刘宏盛笑着对刘宁道:“这位先生您先别激动,有事去我办公室谈,行吗?我会给您一个交代。”此时刘宏盛心里很是憋屈,这苏弘文怎么回事,上班天就跟患者发生冲突,还弄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来,太能惹事了。

刘宁嚷嚷着:“去你办公室?我不去,有事就在这说,也让大家都听听,你们院长不是叫冯旭吗?我看你这主任也管不了他这院长,把冯旭喊来吧,让他当着大家的面给我一个交代。”

刘宏盛继续笑着道:“这位先生,这事也不大,您有什么意见就跟我说吧,我给您解决。”

在这时候一个女人跑了进来,一把拉住刘宁的手道:“小宁你没事吧?吓死妈了。”说完还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

刘宁拍了拍母亲的手道:“妈我没事。”说完转了一圈道:“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不过这有个大夫太气人了,我明明没事他生说我有事,还要给我做什么引流,拍什么片子,这不是骗我钱那吗?”

刘宁的母亲一听立刻不干了,扭头就对刘宏盛这些人嚷嚷道:“你们这些大夫怎么回事?还盼着我儿子出事吗?这事你们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没完。”

刘宏盛看这事越闹越大,急得他头上都出汗了,赶紧道:“老人家您别激动,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我们道歉。”说到这他冲苏弘文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低个头这事也就得过去了,实在没必要闹大了。

陈金洲伸手揉了下耳朵道:“苏院长您还是给他们道歉吧,本来这事也在你。”

苏弘文扭头看了看陈金洲,又看了看刘宁母子俩道:“道歉现在就算了,我得先救人。”

苏弘文的话音一落刘宁突然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双手也在脖子上乱抓,他母亲吓坏了急道:“小宁你怎么了?你别瞎我啊。”说到这又对刘宏盛等人嚷嚷道:“快救救我儿子啊。”(未完待续。。)

ps:二更送上,求月票,跪求!

云南省西双版纳景洪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西藏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贵州癫痫病哪家好

青海治疗妇科方法

上饶县人民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本文标签: